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男人都是大屁眼子十一

江澄半眯着眼眸,造型师正帮他改变成年后的发型,大把的发胶不要钱的往上抹,戴上那双金丝眼镜,活脱脱成了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啧啧,我家江澄这张脸还真是怎么瞧怎么好看。”温情凑过来笑眯眯的说。

造型师顺着接话,“情姐这话说的,江哥可是实力与外貌成正比的,我们都爱看他的戏,养眼的平方啊。”

江澄扬起嘴角,“lily,这话再多说说,我可就要飘飘然了啊。”

“真的么,请飘到我怀里谢谢!”说完还双手捧心状看的温情直乐。

“这部戏除了江澄其他人也是挺不错的,难得有这般的大制作。”温情说。

江澄眸光一闪,“但是挺让我惊讶的,我以为魏导会和蓝湛演对手戏呢。”

lily擦拭自己的手腕,“魏导的演技我这几天也是见识过,只不过。”她瞧了瞧关好的门,小声说,“蓝家的那位虽是面瘫,也不是没有人想找他演戏,冲着那张脸也是有人乐意买单的,可是人家不愿意啊,再说了,又不爱说话,台词都念不出来,我们又不是看哑剧的。”

温情给递过去新的湿纸巾,“你这丫头,看起来对蓝湛不太友好啊。”

lily道谢后撇了嘴,“情姐,我们合作的次数多,我也挺喜欢江哥的,也不怕告诉你们,那两位可是面和心不和的主。当初我还跟着师傅呢,什么也不懂,就是胆子大,你猜猜我见到了什么。”

江澄将目光移了过去,“怎么了吗?”

“那两位在楼梯间打起来了,不,我只看到魏导被蓝湛一拳打栽倒地上,魏导还说着什么‘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把我给吓得,我也没听下去。反正后来看他们秀就挺不爽的,哼,男人,除了我江哥都不是好东西。”lily把垃圾收拾好,一张脸还是愤愤不平。

温情又问,“我瞧你怎么更讨厌蓝湛?”

lily一脸的大义凛然,“魏导现在是我老板,发工资的,忍忍算了。”

江澄拿起桌上的眼镜,“走吧,戏要开始了。”

外面正开拍着,这场戏是魏婴手下被欺负,魏婴来给他找回场子。

旁边几个小丫头挤在一起说什么魏导真帅,哇,真的很撩了。

抛开成见,魏婴确实演的不错,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这么个人,油嘴滑舌的招惹是非,成天不着调。

呼,江澄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在看到副导演的示意后,带上眼镜,从二楼走下来。

“敢在这打人?这位军长好大的脾气。”江澄一身雪白的三件套衬的是斯文儒雅,站在台阶上端的盛气凌人高高在上。

魏婴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第一次见江澄的场景,一样的小少爷,一样的神情,真是,让人怀念。

“不过是一场误会,还不把人送出去,别污了这位少爷的眼。”魏婴右手蹭蹭,瞧着没有血迹了,伸出手去,“初次见面啊,我叫……”

“初次见面?你是觉得我记性不好,随意糊弄?”江澄说完也不看一下,转身回去。

魏婴追上去被拦住,“这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啊!”

像是嫌他丢人,江澄还是让他上来,“别在这大呼小叫,吓着了我的客人。”

“好,好,我的少爷,都听你的。”

“卡!”副导演呼出一口气,“这场OK,几位都休息一下。”

江澄没有下去,就坐在二楼的沙发上,温情在一旁翻看着手机,“还有五分钟。”

江澄打了个哈欠,“一点胃口没有,困。”

“再撑一会吧,还有两场,今天能在凌晨回家。”温情安慰道。

五分钟没到,有人推着箱子来了,里面是各种奶茶和点心,下面在夸蓝湛疼人,看魏婴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温情啧啧两声,“可真是疼人哟,疼得我肝疼。”

助理给拿来了江澄爱吃的几样,江澄不太想碰,这些东西都是以前爱吃,现在哪里会吃得下这么甜腻的蛋糕。

温情但是来者不拒,反正她吃不胖,嘴里还说着不能浪费。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江澄揶揄道。

温情摇摇头,“大不了以后不给他念往生咒就是了。”

过了一会,又有人送来一份清粥,还热着,江澄不好拒绝,便留下了。

温情瞧见了笑说,“你的大悲咒也不用念了。”

江澄摇摇头,“我信道教,敢妨碍我修仙就别想好过了。”



评论(26)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