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呵,男人都是大屁眼子(一)

当红影帝离开新生导演别墅,衣衫不整为哪般!

 

据可靠消息,影帝和这位导演有过一段不可言喻的关系

 

谣言退散!导演已订婚,另一半是歌唱界天王!!

 

订婚戒指带上手,颜值爆表让人惊羡!!

 

江澄把杂志砸在茶几上,砰的一声,“真是好样的,你们两个可真是好样的!”

 

温情晃了晃自己刚做的指甲,“我的大影帝诶,知不知道我在帮你争取代言,还敢惹事,你是要气死我吗。”

 

“代不代言无所谓,反正我把魏婴那张脸揍得不能看了心里开心的不得了。”江澄眼眸阴沉的可怕。

 

温情也是知道内幕的,叹了口气,“放宽心,男人都是大屁眼子,你可不能信他们的鬼话。”

江澄合上眼,语气带着些许疲倦,“温情,让我休息会,我好累。”

 

“好吧,我给你争取几天假期,你去散散心,别被污七八糟的人和事打扰了。”温情拎着包起身退了出去。

 

带上门之后,温情轻叹道,“初恋和前夫搞在一起了,这叫什么事啊。”

 

“喂,张总啊,我这有件事要麻烦你。”温情边打着电话边走进电梯,“我家江澄,你也知道他那个性子,最近不是有部新戏要拍嘛,他把自己折腾病了,这不,我没办法才给您打电话让您给老总说说,给江澄两天假期。”

 

“好好好,谢谢啊,张总,改天亲自请您吃饭。”温情挂了电话,刚巧,电梯门开了。

 

 哟,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温情面色不变的走进电梯。

 

倒是蓝湛的经纪人与温情打了招呼,“情姐,许久不见,又漂亮了。”

 

  温情借着电梯里的镜子整了整头发,“也真是许久未见了,聂经纪人忙得很,平时也没时间和我见面,蓝湛能有你这样的经纪人可真是锦上添花。”

 

  聂怀桑笑眯眯的说,“情姐说的哪里话,都是同行衬托,再说,我哪里比得上情姐有本事,江澄不是又拿下个国外的影帝吗,我也就是借着蓝湛的本事,你看,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我做东请情姐和江澄吃个饭,我和江澄也是老同学了,这次见面也好说说话。”

 

  温情抬了抬手腕,眼眸从蓝湛和魏婴身上划过,“不敢,我家江澄身体不好,在休假呢,再说他那胃本就不好,要是见了什么人,污了什么眼,我可更要心疼死了。”

 

  聂怀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干笑了两声,心里唤了两句阿弥陀佛。

 

  “魏导,才回来就这么热闹啊,我们也有三四五六年没见面了吧,怎么见面了还不打招呼的站在这,亏得我眼睛好认出了你,不知道的以为是哪家不知天高地厚来公司里面撩小明星的的富二代呢。”温情漫不经心的打量着魏婴。

 

魏婴也没把温情的话放在心上,依旧嬉皮笑脸,“这不才回来吗,看到温情你又漂亮了都不敢认了。要不我去请情姐吃个饭赔罪。”

 

  “别,和你吃个饭我都不知道要喷多少香水掩盖你的流里流气,为了你方便,也为了我方便,这还是算了把,另外劳烦魏导叫我温经纪人。我到了,拜。”温情头也不回的先行一步走出电梯。

 

  聂怀桑苦笑道,“完喽,把温情得罪咯。”

 

  “你又不是不知道温情护短。”魏婴扫了眼一旁一言不发的蓝湛,“你还能在他面前走上两个回合算不错了。”

 

  蓝湛把中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放在了口袋里,“我去练歌。”

 

  魏婴耸耸肩当做听见了。

 

  “魏婴,我们先走了啊,回见。”聂怀桑快步跟上蓝湛,还不忘回头。

 

  魏婴懒散的踱步走出公司,随手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喂,张总啊,我手上有个电影,缺几个出彩的角色,贵公司那么多人才,给我几个呗,有什么要求啊,男主漂亮自傲,身材瘦削,凌厉逼人,当然,演技是第一位的。过几天?不急不急,我三天来再贵公司,希望您多给我几个惊喜。”

 

  挂上电话,魏婴微微皱眉,有些不确定的喃喃道,“真生病了?”

 

  修音师今天一直在皱眉,等蓝湛唱完才开口问道,“蓝湛是不舒服吗,今天你的发挥可不好啊,有几个地方都唱走音了,这可是这张专辑的主打,你可别掉以轻心啊。”

 

  聂怀桑在一旁接话,“余老师不好意思啊,蓝湛前两天有些头疼,还吃着药呢,我们休息一会再来一次。”

 

  聂怀桑又把蓝湛拽到一旁,“怎么了这是,是不是真不舒服了。”

 

  蓝湛摇了摇头,“前几天也没,说谎不好。”

 

  聂怀桑眼睛轱辘一转,“行,你歇一歇,我去问问情姐江澄身子要不要紧,明天我厚着脸皮去他家看看他。”

 

  蓝湛没有说话,聂怀桑也不在意,转身和旁人拉近关系去了。

 

  我就是担心他又不吃饭。

 

————————————————————————————————
我肯定不会虐的啊,蓝湛是初恋,魏婴是前夫,别搞混了。

 

 

 

  

  

评论(58)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