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婚礼

  江澄今天去参加了婚礼,可以说是难得很认真装扮了一番,即使是他那个天天见面的外甥也不由看呆了。

  “舅舅,你今天可真好看。”金凌笑嘻嘻地说。

  江澄调整了领带:“是吗?比新郎还好看?”

  金凌一下就蔫了:“舅舅......你还好吗?”

  江澄扯起一抹笑,眼神却阴沉似水:“再好不过了,现在。”

  或许是不喜这种热闹的场合,江澄向新人敬了酒,话还没说抬腿就走了,也没有在意新人和在场客人的表情。

  望着那个连背影都透着凌厉与狠绝的人,在别人的窃窃私语中头也不回的走了,蓝思追悄悄地对金凌说:“江先生今天怎么了?”

  金凌却阴阳怪气的说:“你那么关心我舅舅做什么?是不是我舅舅有什么事你们才开心。”

  金凌的声音不小,旁边的大人听了脸色都有些奇怪,可是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即使敢,也没有那个资格了。

  江澄回到家,也不顾身上西装的昂贵,直接瘫在沙发上,像是昏迷了似的,眯着眼睛。

  江澄梦到了五年前自己和魏无羡偷偷背着父母去意大利,玩了大半个国家,去了最后一站——罗马。

  “魏婴,你再不放开我的眼睛我就杀了你!”江澄左手紧握着魏婴的手腕,有点气急败坏的喝道。

  魏婴知道自家对象有多别扭,也没在意,安抚性的亲亲江澄的耳朵:“好啦,快到了,在坚持一下。”

  江澄整个脸都蹭的一下红了,说话也磕磕巴巴:“你,你,谁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亲我的!”

  魏婴停下了脚步:“都是我对象了,我亲谁又敢说什么?”

  松开了手,魏婴还没有让江澄立刻睁开眼睛,一下子见光眼睛会受不了。

  等江澄睁开眼睛就看到魏婴单膝跪在地上,旁边就是圣彼得大教堂。

  “你干什么?快站起来!”江澄有些不好意思。

  魏婴在地上巍然不动:“你听我说完,江澄,我们两个竹马竹马,我杀人你补刀,我放火你把风,不是,我是想说我喜欢你,真的喜欢,我想和你过一辈子,嫁给我吧。”

  看着魏婴从口袋里掏出的戒指,脸上还故作镇定的样子,江澄一下就笑了出来,想要用笑来掩饰他现在害羞到不行的状态。

  “你别嫌弃我这个戒指便宜,等以后我努力工作,会把最好的戒指送给你,我家晚吟就是要最好的来配。”魏婴脸上风平浪静,可是左手偷偷在裤子上擦掉因为紧张而不停流出的汗。

  江澄看着魏婴许久,说:“魏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以后要背负些什么?万一我爸妈不同意呢?万一我们之间有人后悔了呢?你有想过吗?”

  魏婴说:“我想过了,以后叔叔阿姨问起来就说是我追的你,别人要是敢说你一句不好我就弄死他,真的,江澄,我会对你好的,答应我吧。”

  在魏婴期待的眼神中,江澄伸出了手:“你要是敢后悔,我就杀了你。”

  魏婴一下抱住江澄:“好的,好的,我会的。”

  接下来的两天,由于魏婴兴奋的不行,江澄这两天连吃都在宾馆的床上。

  魏婴被江澄骂的惨兮兮的,还是赔笑着一张脸伺候这位少爷。

  假期结束后,两个人回了家,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同时出了柜,要不是有人拦着,两个人差点被江澄的母亲虞夫人打个半死,准确的来说,江澄被魏婴死死地按在怀里,大半的伤都打在了魏婴身上,直到魏婴晕了过去。

  后来,魏婴躺在床上,看着江澄肿着眼皮,还要说自己是没说好才不是哭的,心里很开心,虞夫人还能同意让江澄来医院看自己就表明这一关已经过了。

  再后来,两个人还能偶尔回家吃个饭,虽然还是被虞夫人的冷脸对着。

  江澄接管公司后,他和魏婴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大,江澄控制不好自己的脾气,有时候说出来的话自己也觉得伤人,可他拉不下脸去道歉,最后还是魏无羡先道歉。

  江澄睁开了眼睛,脸上像是化不开的寒冰似的,看一眼都能冻死人。脑海里出现魏无羡这三个字都觉得想要杀人。

  自己慢慢平复心境后,脱下衣服,走进早就定好时间放满水的浴室。

  江澄的皮肤很白,还很容易留疤,在床上时魏婴总喜欢在江澄身体上弄出一个又一个的痕迹,江澄管他这种行为叫做变态的前兆。

  现在这具白的晃眼的身体上一条长长的鞭痕横跨胸膛,这是那一次出柜虞夫人抽出的第一鞭,魏婴来不及护他,眼睁睁看着鞭子抽上了江澄的胸口。

  以前江澄安慰魏婴说这是他们两人爱情的见证,现在这道伤痕却是在赤裸裸嘲笑着江澄的可悲。

  江澄放松了今天一直紧绷的身体,眼神空洞的望着水面,轻轻的说:“魏婴,你这个骗子,你食言了。”

  “新婚快乐,祝你和蓝湛百年好合。”

--------------------------------------------------

今天好冷啊,小无忧就不更了啊~大家注意保暖呦~

么么哒!

评论(11)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