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我家的人鱼摆件下(又名:一掷千金的江总裁和他的人鱼摆设的恋爱故事)

今天考试吹了风,晚上刚刚八卦完就开始发热,可是我回来就喝了板蓝根,还是没用,唉

————————————————————-

“所以,江澄你真的把他搬到家里当摆设了?”魏婴不敢相信的指着蓝湛,“就这么个小白脸把你勾的鬼迷心窍啊,你,万一,万一他别有所图呢,你长点心吧!”

 

  江澄无奈的说:“让你别看那些家庭伦理剧,被带偏了都。”

 

  魏婴拿起手机就开始翻号码:“好啊,好啊,我是管不了你了!我打电话告诉你妈去,看她管不管你!”

 

  “魏婴!你还越说越来劲了是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敢给谁打电话。”江澄看着恶狠狠的说。

 

  魏婴: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的小白菜

 

  水箱里的活摆设蓝湛一点也没有被外面的两个人打扰,他有他自己的事:盯着江澄。

 

  魏婴看着蓝湛一闪不闪的目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你看他,这个眼神就告诉我们,他对你心怀不轨。”

 

  江澄提着魏婴的衣领就把他扔到外面:“滚去公司工作吧!”

 

  魏婴还“砰砰砰”的敲门:“江澄你给我出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给你看过家,做过饭,暖过床,铺过被,你不能抛弃我!”

 

  江澄深吸一口气: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我若气死谁得意,去TMD不生气,魏婴,你别想进门了!

 

  蓝湛看着江澄向他走来,很矜持不做作的摆出自己最美的姿势,当然,鱼尾还是和狗尾巴似的不停地上下拍动。

 

  “接下来,你就在这呆着了,过会我也要去工作,你一个人在家要听话。”江澄又想了想问,“你会不会饿?要吃什么吗?”

 

  蓝湛摇摇头:“不要上班。”

 

  江澄有些无可奈何:“不去上班?不去上班一群人都要吃西北风,你就乖乖呆着吧。”

 

  蓝湛的挽留还没开始,江澄就挥挥衣袖走了。

 

  蓝湛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书上说总裁都不要上班的,陪老婆(老公)就可以了,为什么自己的江澄还要去上班,为什么他不陪自己。

 

  蓝湛决定自己可以把那一推总裁的小娇妻,邪魅总裁爱上我,纯情小可爱给扔掉了,都是假的!

 

  江澄不在的第一个小时,想他

 

  江澄不在的第二个小时,想他

 

  江澄不在的第三个小时,想他

 

  江澄不在的第四个小时,......

 

  要说蓝湛是怎么喜欢上江澄的呢,也是因为一本书,叫做《海的王子》,只要救下落海的人并且给他一个吻那个人就会和爱上你。

 

  当初江澄还只有十三岁,被魏婴拽着去海里潜泳,小腿忽然抽筋,被旁边路过(觊觎许久)的蓝湛一把救起,顺便占便宜的来了个人工呼吸。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不雅正。蓝湛转了个七百二十度的圈,鱼尾都拍出好日子的节奏来了,乖巧可爱的等着江澄回家。

 

  一天又一天,江澄每天都要和蓝湛“玩耍”一阵子才去上班,蓝湛很珍惜这个时光,每次都凑到江澄面前,试图用美色勾引君王不早朝,可惜,没有一次成功过。

 

  有一天夜晚,江澄难得可以休息,坐在沙发上和蓝湛相望:“蓝湛,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回归大海,你不能总待在水箱里。”

 

  蓝湛开始急躁的转圈:“我不!”

 

  江澄摇了摇头:“你这样不对,大海才属于你。”

 

  “我就要待在你这。”蓝湛很坚持。

 

  江澄有时候很迟钝,但是不代表他是个傻子:“我们两个物种不同。”

 

  聪明如蓝湛怎么会不懂:“我不介意。”

 

  “我介意。”江澄皱着眉,“蓝湛,我不可能这辈子都和一条鱼一起。你选个你喜欢的日子,我送你去海边。”

 

  蓝湛很固执,但是江澄比他更固执:“就后天吧,我困了要休息,就这样。”

 

  蓝湛想要出去拦住江澄,可是却被水箱封印。

 

  江澄,我不想走

 

  这个时候被蓝湛放在心尖上的江澄正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江澄,你在想什么,这是不可能的!你不能被他的面容迷惑。”

 

  就算蓝湛不愿意,时间还是到了。

 

  “蓝湛,你走吧。”江澄和魏婴两人把水箱打开方蓝湛出去。

 

  “江澄。”蓝湛很安静的模样,“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江澄抽了根烟:“什么事?”

 

  蓝湛:“你猜。”

 

  江澄气极反笑:“我答应你怎么样,不答应又怎样。”

 

  “你要是答应我我会很开心,你要是不答应,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蓝湛笑意浅浅,“我舍不得的。”

 

  江澄也轻笑了一声:“等你能出现在我面前再说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驾车回去后,魏婴默默的看了江澄一眼:“你别多想,这就是个孽缘,你看过聊斋不,你就把他当做鬼怪吧,远离他对你对他都好。”

 

  江澄嗯了一声,我知道。

 

  魏婴也不好说什么,把人完好无损的送到房子里,自己又絮絮叨叨的唠叨很多,最后被江澄忍无可忍的又一次扔了出来。

 

  江澄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处理公务处理公务,一天八小时,睡得安稳,一点也没有被蓝湛这条人鱼打扰,直到那一天。

 

  “江总,楼下有个人要见你。”秘书红着一张脸盯着江澄。

 

  江澄扯了扯领带:“什么人?”

 

  秘书手背贴着自己的脸颊,笑道:“是个极其俊美的男孩子,他说自己叫蓝湛。”

 

  江澄的动作一下就停了下来,问:“你说什么?”

 

  秘书很贴心的又重复了一遍:“蓝湛,他说他叫蓝湛。”

 

  江澄起身边走边问:“蓝湛?他有腿?”

 

  秘书小姐笑着说:“是的,当然有腿,还是脖子以下全是腿的那种。”

 

  江澄点点头,又点点头,下了电梯就往前台跑,脚步是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急切,却在快见到蓝湛时缓了下来。

 

“蓝湛。”江澄叫了一声。

 

那个和人鱼蓝湛一模一样的清俊面容的男人回头,看到江澄的时候眼神一亮,快步走到江澄面前:“江澄,我来了。”

 

  江澄拽着蓝湛走到一个偏僻的楼梯口:“你来干什么。”

 

  蓝湛难得扯出一个让江澄都为之侧目的笑容:“你说过会答应我一件事的。”

 

  江澄也跟着笑着问:“什么事。”

 

  蓝湛牵起江澄的手:“和我交往。”

 

  江澄哼了一声:“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

关于婆媳场合

魏婴:我绝对不允许他进我们江家的门

蓝湛:呵

江澄:唉

评论(19)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