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游戏(一)

  私设如山,羡澄+湛澄都有

  结局是1V1,嗯哼~猜猜是和谁~

  应该是个长篇吧

————————————————————

   如果,有个人在你眼前消失你会如何?会觉得惊讶还是可怕,又或是觉得是新的整人的恶作剧?放心,当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你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你问我为什么,因为,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江澄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不是他所熟悉的宿舍,上一秒钟还和他聊天的舍友也不在了,周围是脏乱差类似杂物房的地方。

 

  江澄掏出手机,发现果然没有信号,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打量着四周,从布满灰尘的桌面上辨别出学院两个字,在角落的文件袋里也发现了散落的档案,虽然上面一个字都没有。是把我扔到了校园啊,江澄皱着眉头,那个幕后黑手,暂且就这样称呼它好了,有如此的本事想必也脱离了人类这个界限,抓我过来想干什么呢?并没有杀了我,要么是它不想杀我,要么是不想我死的那么痛快,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那它想我怎么死?为什么选择我?不对,既然我被抓到了这里,可能外面也有和我一样被抓过来的人。

 

江澄越想越觉得外面还有和自己一样同病相怜的人,略显激动的走出破旧的小房间,外面的灯光很昏暗,一心二用,观察地下不让自己被什么东西绊倒,一边四处寻找别的人。

 

  档案室在尽头,江澄只能向前走去,空旷的走廊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即使是从不畏惧鬼怪的江澄也不由露出苦笑,这不会是个灵异的世界吧。走廊的左边是紧闭的办公室,右边的是教室,可以透过玻璃墙看见里面是纸张满地,怎么看都是荒废了许久的样子。

 

又走了几步,江澄发现有两个电梯在他的左手边,居然还可以用,当然,他还没傻到兴高采烈的去坐电梯,只多看了两眼便继续往前走去。当距离电梯五十米左右的时候,江澄隐约听到有铃铛的响声,然后,电梯开始运行,或许是上天给江澄开了个玩笑,电梯停在了他在的这一层。此时的江澄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周围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只能站在凸起的墙壁旁边,捂住自己的手机,期盼着坐电梯的是一个心大的人,而不是什么非人类。

 

  听到了脚步声,江澄稍微松了一口气,总归是个人,借助昏暗的光线,悄悄的伸出头,江澄的心差点跳到嗓子眼,那个“人”背对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身上缠着一层黑布,足足比180的江澄高半个身子,重点是右手拿着一个电锯,脑袋左右摇摆,像是在找什么。现在江澄算是可以肯定,这个人不可能是被抓来的,更像是被派过来杀被抓的人,如此看来,那个幕后黑手就是想看一场生死逃亡。

 

  江澄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万一被抓到了活下来的几率对于没有。等那个电锯大汉走进最里面的一间房的时候,江澄立马往前跑,当他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大汉像是十分有默契一样,立马退出来,拉响电锯向他冲来。

 

  卧槽!江澄故意七拐八绕,可是身后依旧听得到电锯声,没有办法,加快速度,跑过一段走廊,右拐,从楼梯往下跑,看到最下面的出口被水泥封了,只能到第二层,不知道跑了多少的路,最后走到了被困在了一堵墙前,外面电锯声越来越近,江澄轻声的喘着气,靠在墙上,准备等大汉过来和他做最后一搏,虽然活下来的希望很渺茫。

 

  旁边的墙发出了些许动静,江澄紧盯着路面看到了大汉的影子,就在他准备冲上去的那一刻被捂住了嘴拉近了墙里面。

 

  电锯大汉发现人不见了,十分生气,连电锯声都变大了,但是他不能停留,他要杀人,要杀光这里的人,所以,刚刚那个小虾米就随他去吧,总归能找到的。


  

被捂住嘴的江澄下意识回头看,发现了一双带着紧张和庆幸的眼睛,要是在十分钟前,他不介意花上一些功夫赞美这双眼睛是多美,但是现在,他更想感谢这个救了他的人。


“你没事吧。”那人轻声问道。

 

  江澄摇摇头,发现这里除了那个人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那个长得清秀的女孩朝自己笑笑,另外两个男人,穿白衬衣的无视自己,穿运动服的冷冷的看了眼自己就撇过脸去。


“你好啊,你也是不知道怎么被弄到这里来的吧,”救江澄的人带着安抚性的笑意看着他,“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那边那个漂亮的姐姐叫绵绵,穿衬衣的死人脸是蓝湛,穿西装的叫苏涉。”


“我叫江澄。”江澄说。


 那人摸了摸脖子说:“我叫魏婴,真是的平时遇不到长得好看的人,现在这个境地长得好看的倒是一抓一大把。”


“这种场合你都可以话这么多,真是厉害。”苏涉用眼角扫了一眼魏婴。


魏婴:“这不是苦中作乐吗,难不成就面面相觑坐在这里当摆设?”


江澄有些头疼,魏婴看到了,凑过来小声的说:“你不舒服吗,嗯,苏涉是个篮球运动员,前些天接连下了雨好不容易晴天却在比赛场上被弄到这来了,心里不开心是正常的,蓝湛是个学生,在学校学习的时候过来的,至于绵绵,她说是在家里睡觉时过来的,我是在路上走着就被扔过来了,才上大学。”


“我大二,在宿舍聊天就被弄过来了。”江澄笑道,“我在五楼尽头的档案室醒来的,发现这是一个废弃的学校,本来想看看有没有和我一样抓过来的人,还没走一会,电梯就开始运行,刚刚那个人就出现了,我还隐约听到了铃铛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的幻听。”


“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也听到了,我们都听到了。”绵绵脸色有些不好,苦笑道。


江澄:“这应该是个信号之类的,想要告诉我们,游戏已经开始了。”


“游戏?”其余四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江澄点点头:“这个人把我们弄到这个地方,还派了这样一个人来杀掉我们,义序就是想看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表现,以此来找乐子。”


苏涉气愤的说:“怎么可能有这么无聊的人,抓这么多人,他不怕坐牢吗?”


魏婴看着他道:“你确定它是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弄走,我可没听过有什么人有这样的本事。”


江澄说:“现如今我们要想办法出去这个地方,东边的楼梯我刚刚和他追逐的时候发现底楼的楼梯口被封了,所以,我们要从别的地方出去。”


“说得简单,怎么出去。”苏涉白了江澄一眼。


江澄皱着眉被苏涉刺的刚刚想发火,却被一直闷不做声的蓝湛打断:“总要出去的。”


绵绵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不能一直呆在这,没食物没水连消耗战都耗不起,魏婴,你们怎么想的?”


魏婴略微思索一下,随即笑道:“当然是出去了,万一被饿死了多丑啊。”说着还摆了个鬼脸把绵绵和江澄都逗笑了。


苏涉愣住没讲话,点了点头,看样子也同意了出去。只是他的神情和动作忽然让人感到有些怪异。


江澄多看了苏涉两眼,说:“我在前面,绵绵你走中间,魏婴你站绵绵旁边,蓝湛和苏涉走在后面,大家都小心点。”


只收到两个人的回应,江澄也没有放在心上,听到就可以。


轻轻地拉开门,仔细听,没有听到脚步声和电锯声,把门推开了些,才发现在外面也有一个把手,只是被画板挡着,自己没有发现。


一行五人脚步声放的极轻,绵绵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紧张的东张西望,魏婴面色轻松的打量着四周,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在逛动物园,蓝湛还是那个沉默寡言的样子,苏涉沉着一张脸,黝黑的眼珠里带着些许晦暗不明的兴奋。


江澄忽然停了下来,指了指右边的教室,示意大家进去,发现里面有摆放在角落的棒球棒,有铝制和木制的两种,数量还不少。不得不说这时候发现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真是比雪中送炭给让人高兴。


“吱吖--”许久没有打开过的木门发出轻微刺耳的声音,蓝湛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生么人的身影,示意让他们四个进去,自己在门口守着。


江澄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动作迅速的拿了两个铝制的,绵绵拿了一个木制的,魏婴和苏涉也拿了个铝制的,四人到手便往外走,江澄递给蓝湛一个棒球棒,蓝湛也不客气,接过来掂了掂量,没说什么,便继续走着。


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魏婴停了下来又伸出左手拉住江澄的衣角,等江澄穿过头来,轻声说:“血腥味,很重的血腥味。”左手举起来指向前面。


  其余四人除了蓝湛都皱起了眉,他们什么都没有闻到,但还是点点头,向左转走了过去,才走二十米还没有,就听见一声可以用惨烈形容的尖叫,透过走廊,五个人同时看到在他们避开的路上有个女的看着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露出惊恐的表情。在她后面不到三十米,那个拿着电锯的大汉正一步步的接近这个被吓坏的女人。


  绵绵张了张嘴想大声的提醒那个女人,但是这样会把自己一行人的位置暴露出来,她低下了头,不知所措,魏婴四人跟着找到躲避地点江澄走,在他们离开时,都听到了拉响的电锯声,江澄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了被电锯锯掉胳膊大叫着的女孩。

-----------------------------------------

 我是真的垂死病中惊坐起,在床上懒懒的准备躺个昏天黑地,可是非得有人要来像个跳梁小丑给我上眼药

哼,江澄的女人绝不认输!

下一章,苏涉死(^_^)  脸上笑嘻嘻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