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久别重逢

  江澄倚在墙边,手指上夹着的是刚刚点上的香烟,青烟袅袅盘曲直上,楼梯间的窗户印着深秋的阳光,照在江澄脸上,晦暗不明。

  “队长。”楼梯间的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云梦战队的副队,江洳。

  江澄随手把一口没抽的烟头捻在旁边的垃圾桶上,用他那凌厉而又不失俊美的脸盯着他老妈子一样的副队:“什么事?”

  江洳在队服上擦拭完手心的汗,低着头看着自己深紫色的队服,踌躇道:“姑苏战队赢了。”

  江澄掀起眼皮,语气里带着些许讽刺:“不用你说我也能猜到,到底想说什么?”

  江洳觉得自己比打比赛还要紧张,看着自己队长脸上的不耐,小声说:“姑苏战队刚刚宣布有一个新成员加入了,是,魏婴。”

  魏婴

  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五年前的不告而别,抛弃了自己和云梦,现在又高调的加入了蓝湛的战队,这是在干什么,让别人看我的笑话吗?他魏婴就这么没心没肺,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不声不响的加了别人战队,有没有想过那些记者那些人等着看我的笑话,看战队的笑话。

  是的,他不会去想,以前是我帮他想,现在,现在有姑苏,有蓝湛。

  呵,蓝湛,说什么做朋友,现在却如此高调的收了魏婴,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收魏婴。

  “队长?”江洳试探性的叫了叫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都怪自己,应该说的再委婉些的,江洳想。

  江澄回了神,脸上的神色复杂的让人看不懂:“知道了,比赛结束了吧,你去告诉他们集合。”

  江洳欲言又止,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江澄直起身子,活动了手腕:“很好,要见面了,魏婴。”

江澄带着战队的人,在一群等着看好戏的人的眼光中,大步流星的走上台,面无表情的听着不知道哪个领导口若悬河的演讲。

  旁边站着的是兰陵战队,队长金子轩副队金光瑶,此时两人的内心,或者说是整个兰陵战队的内心都在呐喊:别再看了,实在不行动手吧好吗?太煎熬了。

  兰陵旁边就是姑苏,蓝湛站的笔直,大屏幕的特写让现场大部分的女生尖叫,没有人知道现在蓝湛的内心有点不开心。

  江澄生气了,他都没有看我,都是因为他。蓝湛余光扫了眼旁边的魏婴。

  魏婴从江澄出现眼睛就离开过他,故意退后半步破坏了姑苏整齐的队形,就为了找一个完美的角度偷偷瞧着江澄。

  啊,还是这么好看,瘦了,看起来气的不轻,要好好哄哄了。魏婴的视线从金光瑶的头顶穿过,直直的打在江澄脸上。

  金光瑶:我头顶怎么有点热。

  金光瑶身后的成员们:拜托副队,你就是头顶热,我们都快被云梦的瞪视分割了好吗!我们错了,不该挡着你们用射线攻击姑苏。

  云梦:下次一定要好好训练,干掉旁边的兰陵,就可以没有阻挡的和姑苏那群小白脸干架!

  等那个领导讲完话,记者一窝蜂的涌上来,一分为二的冲向姑苏和云梦。

  “魏先生,请问你为什么要加入姑苏战队呢?你原来不是云梦战队的吗?”

  “蓝队长,听说你和江队关系不错,请问你这次接收了魏婴有想过以后会不会和江队见面尴尬呢?”

  “江队,请问你提前知道魏婴加入姑苏战队了吗?还是说你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江队,请问你知道魏婴为什么要加入姑苏而不是回归云梦战队吗?”

  “江队......”

  “江队......”

  好烦,为什么又是这种场景,为什么魏婴每次都要给自己惹这种麻烦?为什么,为什么......

  江洳走上前想说话,被江澄拦住了:“首先,我也是和各位一样刚刚才知道这个消息,其次,我不是魏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姑苏战队,最后,有没有选手说过你们很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娱乐记者,这是比赛,为什么你们问的是和比赛无关的问题。”

  就是以前魏婴离队事件召开记者会的时候江澄被问的烦了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把喋喋不休的记者噎的一愣。

  守着直播的小金凌窝在江厌离怀中,给自己舅舅疯狂打call:“舅舅真帅!耶!”

  江厌离看着只有一半的金子轩:你爸爸的半边也挺好看呢。

  江澄被人拦住了,刚刚发完火离场的江澄被魏婴拦在了走廊。

  “好久不见了,江澄。”魏婴摆出自己觉得最帅的样子倚在墙上看着江澄。

  江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还刚好是监控的死角。

  很好。

  江澄径直朝魏婴走去,在他惊喜的目光中一拳挥向他的肚子。

  居高临下的看着滑下来捂着肚子的魏婴,江澄带着讥笑和傲慢:“好久不见。”

  一点也没有留恋的走掉,魏婴一个人颤颤巍巍的扶着墙站起来,看着江澄已经消失的背影发愣。

  追着江澄过来的蓝湛:活该(-_-)

评论(20)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