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江无忧结局(be篇)

  自观音庙一事之后,魏无羡不知该怎么面对江澄和江无忧两人。虽想回莲花坞与二人说清楚,却不知说些什么,况且自己连莲花坞的门都进不去。

  “魏公子,含光君,我们小姐说了,她没有时间见你们,我们宗主公务繁忙,请两位不要再来了。”两人又一次被门生拦在门外。

  “我们小姐还说了,世上不平之事太多,邪祟妖魔等着两位大英雄去解决,不要老徘徊在莲花坞外,免得旁人以为莲花坞与两位有什么关系。”那门生又说。

  魏无羡的身份,莲花坞的人都知道,只是依然礼貌有加,像是对待普通的客人一样,却让魏无羡的打心底里透出一丝无力。

  也许,江澄是真的想和他一刀两断,各不想欠了,是的,自己在观音庙中说的话也是应验了。

  再一次见到无忧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及笈之年,眉眼都长开了,穿着江氏的族服,亭亭玉立的站在那,耳畔的暗紫色琉璃九瓣莲若隐若现,偶尔露出的浅笑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即使在江澄的威严之下,也有不少世家子弟想要上去交谈。

  魏无羡偷瞄了江澄一眼,发现他的脸色并不好,身形也愈发消瘦,显得整个人愈发的凌厉。

  也是了,帮着金凌坐稳金家宗主的位子,莲花坞也总有做不完的工作。

  魏无羡收回自己的目光,现在没有合适的身份能让自己凑上去,插科打诨的暗自探寻几句都没有机会。

  今日是给年轻子弟露脸的机会,蓝氏,聂氏,金氏,江氏为主,剩下其他百家之中杰出子弟今日都齐齐出动,只为了彰显家族中最亮眼的存在。

  比试主要是两个方面,剑术和射箭。

  四大仙门中最为出色的就是蓝江两家,前一场蓝家已经拔得头筹,现在正在比试的这一局正是射箭。

  不同于普通的射箭,天上飞的都是被注入灵力的纸人,颇为灵活,想要射中不难,难得是一箭多个。现在遥遥领先的是蓝思追,一箭射中了四个纸人。

  所有人都觉得要是不出意外,这两场比赛的第一都要归于蓝氏了。

  金凌瞧了眼面色平静的无忧,意外要出现了。

  无忧屈指敲了敲桌子,身后的门生一脸喜色转身离去,过了不久手捧着长弓回来了。

  无忧抬眉环视了一圈:“各位,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比赛中是可以换人的吧。”

  的确,比赛中可以换人,只是换上场的人必须要先射三箭,射中的纸人不能少于场上的第一名的数量。

  也就是无忧要是上场,每次射中的纸人都不能少于四个。

  能当上家主的都是老狐狸,乐得有热闹看,同时也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天才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几乎一致同意了让无忧上场。

  江澄没有反对,也没有意外的样子,像是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件事一样:“尽力而为。”

  若是以前江澄一定会说一定要给我把第一拿回来,只是现在江澄却说只要尽力而为就好。

  无忧攥紧江澄送给她的紫檀弓,点点头,转身离去。

  无忧从箭筒里拿了四只弓箭,不少家主摇摇头,还是太年轻,看起来淡然还是有些自傲了。

  走到场内,一言不发,无忧直接拉弓瞄准,姿势像极江澄,一箭射出,五个纸人!

  江氏的弟子欢呼起来,无忧两耳不闻,又接连两箭,都是五个。
 
  活动了一下右臂,无忧却在众人的瞩目之下走回观礼台,把最后的一支箭搭在弓上,就在观礼台的最前面,拉开弓箭。

  江澄看着无忧的背影低头喝了口茶,掩饰了眼中涌出的惊讶。

  像极了当初莲花坞射风筝的魏无羡。

  昂首挺胸,聚精会神

  弓如满月,势如破竹

  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一箭的结果。

  七个!大小姐射中了七个纸人!

  江氏子弟惊讶的欢呼起来,还有人带头叫着大小姐威武!

  无忧呼了口气,下巴一扬,左手转了一圈弓,笑道:“还不快让他们看看,我们莲花坞的人有多厉害!”

  得到了无忧的鼓舞,几个小子像是吃了灵丹妙药,成绩直逼蓝思追。

  即使不算无忧,江氏还有两人也射中了四个纸人,第二场江家胜了!

  今日之后,江无忧的名字在修仙届出现的频率也多了,可被讨论的主人公却一心只在练剑,什么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与我何干?

  江澄渐渐把江氏的事务交给无忧,无忧总觉得父亲在瞒着自己什么事。

  终于,在一个冬天,随着天气渐渐冷了,江澄身子越来越差了,一开始还想瞒着无忧,到最后也瞒不住了,无忧又气又哭,灵药仙汤不要钱的送进来,换了多个大夫,都说什么气郁于心,忧思甚重。

  屋漏偏逢连夜雨,江澄体内的金丹也出现了问题,开始排斥。

  金凌收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江澄已经快要不行了,无忧跪在床边,惨白着脸,紧握着江澄的手。

  “金凌,来了啊。”江澄脸上十分平静。

  已经当了宗主的金凌,听到这个声音又变成了当初一直惹麻烦的小公子,两步跨到床前,问:“舅舅你这是怎么了?上次不还和我说身子好了吗?”

  江澄摇摇头:“总归要有这一天的,你都已经那么大了,怎么还一副要哭了的模样。”

  又说:“你快去吧,我和金凌说会话,等你回来。”

  无忧不敢耽误,咬着下唇颤抖着说:“我这就去,爹爹你等我。”

  说完拿着一个玉盒便冲出房间。

  金凌:“舅舅,那是?”

  江澄笑了两声:“不就是魏无羡的那颗金丹嘛,我江澄不屑带着他的东西步入轮回。”

  金凌心里明镜似的,嘴上却说:“对,魏无羡人不三不四,东西也不干不净。”

  江澄语气中含着无奈:“都做家主这么久了,怎么说话还这么小孩子气。”

  金凌粗鲁的擦去眼泪,哽咽道:“舅舅,我们找大夫,你会没事的,我去找大夫。”

  江澄拽着金凌的手:“要是能治好我也不放心无忧一个人在这里啊。金凌,答应我,替我照顾着无忧好不好。”

  金凌盯着江澄瘦骨嶙峋的手指,好半天才说:“我会的,我答应你,有我在一天我绝对不会让无忧被欺负,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

  这边,无忧御剑赶往云深不知处,刚落地还没喘上气刚好碰到了蓝思追和蓝景仪带她一路无阻的进去。

  跟着蓝思追来到含光君的静室门口,却进去不得。

  “魏前辈和含光君还在里面,我们不好打扰。”蓝思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江无忧牙关咬紧,不顾礼仪,喝道:“魏无羡你出来!”

  像是没有听见,又或是听见了却当没听见,并没有一个人出来。

  蓝思追:“江小姐,我可以帮你转交给魏前辈。”

  无忧摇摇头,刚想说话,突然发现江澄送给她用来通讯的玉牌碎开了,无忧有一瞬间的茫然,不敢置信的看着碎玉,下一秒又全都捡起来握在手心里,神色悲切的无声哭泣。

  这时,魏无羡走了出来,像是还没睡醒,却又在看到无忧时恢复的精神,问:“这是怎么了?”

  无忧踉踉跄跄的站起来:“魏无羡,你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出来,为什么!”

  魏无羡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怀里就被砸进了一个盒子:“这是我父亲还你的东西,你拿着。”

  无忧想要抹去泪水,却越擦越多:“想来等会你便能收到消息,但还是我来亲口告诉你你吧,我的父亲,三毒圣手,江家家主,江晚吟江澄,刚刚去世了,在你和含光君一起恩爱的时候去世了!”

  魏无羡皱眉反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无忧最后看了眼魏无羡:“我以为你巴不得我父亲去世呢,不相信就来江家看看吧,我绝不拦着你。”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魏无羡打开了无忧留下的盒子,里面是充斥着灵力的金丹,魏无羡拿着盒子的手在颤抖。

金丹?金丹怎么会在这?江澄把它挖出来了?不会的,无忧会拦着他的,挖金丹这么疼,江澄怎么就挖出来了,我没想要他还给我。真的,没有。

旁边的蓝忘机走上前想伸手揽住魏无羡,却发现魏无羡什么反应都没有。

  魏无羡拿着盒子,呆愣愣的看着金丹。

  江澄死了?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江澄,对,我要去见江澄,我要让他教训一下无忧,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蓝曦臣走了过来,脸色有些复杂,看到这里站着的人说:“这是怎么了?”

  蓝忘机问:“兄长,何事?”

  蓝曦臣看着魏无羡说:“刚刚莲花坞的人传来帖子,江宗主去了。”

  魏无羡紧盯着蓝曦臣,声音嘶哑:“你在胡说!江澄怎么会死?!他明明在莲花坞,他在莲花坞!”

  “他怎么会死?他怎么舍得这么早离开无忧!他舍不得的,你们,你们都在骗我!”魏无羡眼睛通红,一副恶鬼的模样。

  蓝曦臣叹了口气:“无羡,节哀吧。”

  魏无羡推开蓝忘机,一脸狰狞:“我偏不,江澄不会死,他会长命百岁的活着!他活着,活着……”

  还是去了,魏无羡去了莲花坞,和蓝忘机一起,没有一个人拦着他们。

  无忧换上了宗主的服饰,外面罩着孝服,金凌站在旁边,两个人脸色都是一样的庄重,明明没有表情却让人觉得十分悲痛。

  每个家主都上前寒暄,有真有假,无忧都以礼相待,完美的找不出一起错误。

  直到葬礼结束,无忧才扑进金凌的怀里,放声大哭:“我的爹爹没了!没了!”

  金凌紧抱着她:“还有我,无忧,我还在这。”

  等无忧哭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金凌拍拍她的背:“我答应了舅舅,无忧,有我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无忧肿着眼皮,点点头。

  “舅舅说,你以后要注意身子,不能因为现在身体好了就不关心它。”

  “嗯。”

  “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嗯。”

  “还有,最后一句,无忧你很好,有你当女儿,我死而无憾。”

  “嗯。”无忧颤抖着答应。

  这个晚上,两个人,两个除了对方再也没有任何亲人的人互相取暖。

  七天后,江澄的头七,一直萎靡不振精神恍惚的魏无羡收到了一封信,一封来自莲花坞现任宗主的信。

  看完信后,魏无羡仰天大笑,笑完了又哭,一张脸上两种表情,看的人怪异不已。

  蓝忘机闻言前来:“魏婴,怎么了?”

  魏无羡脸上带泪,却大笑:“蓝湛,我现在才发现,我才是最该死的那个!哈哈哈,我最该死,却偏偏不能死!”

  蓝忘机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信,看完之后愣了良久。

  第二天,魏无羡拿着陈情带着毛驴独自走下了云深不知处,蓝忘机没有跟去。

  听到这个消息,正在处理公务的江无忧莞尔一笑:“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许久之后,房内传来一声轻笑,又带着水滴打落纸张的声音。

  那封信里写了江澄如何失丹,如何重振江家,如何拉扯无忧,还有虞夫人死前对魏无羡说的最后一段话

  魏婴!你给我听好,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知不知道!

  魏无羡,我父亲死了,你为什么还要活着。

  不,你不能死,我要你活着,我要你带着我父亲还给你的金丹好好的活着。

  再后来,江无忧碰到了魏无羡,两个人相顾无言,还是无忧开口打破了凝滞的气氛。

  脸上是疏离的微笑,假的刺眼:“魏公子,好久不见。”
 
  魏无羡紧盯着无忧,说:“好久不见,江宗主。”

  明明是血肉至亲却偏偏形同陌路。

——————————————————
终于码完了,我明天还要早起就先去睡了呦~
有什么写错的,写的不好的各位给我留言,我明天再改~

溜了溜了ヽ(*´з`*)ノ
 

 

 

评论(1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