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写文的圆圈是好圆圈

冷战

截止到现在选择第二个的比较多,所以这就开始了

-----------------------------------

  “所以,江先生你现在是邀请我和你一起去参加宴会吗?”晏卿略带犹豫的问。

  江澄有些不耐烦:“是的,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

  晏卿立马摇头,清楚清楚,你长得好看你说的算。

  江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就这样吧,我晚上来接你。”

  等江澄走了,晏卿舒了口气,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啊,是他求我陪他去参加宴会,为什么我要怕他?

  这边的晏卿还在反思自己,那边的江澄一路训斥着员工知道进入办公室。等关上门被他骂过的员工开始窃窃私语。

  “天啊,我们大老板怎么了?今天来公司脸色就不好,黑眼圈还重的要死。”

  “不会是小少爷考试又没考好吧?”

  “怎么可能?上次小少爷考试没考好可没殃及我们这些小池鱼。”

  “哎哎,你们没发现今天魏副总也没来吗?”

  “难不成两个人因为公司的问题吵架了?”

  “算了算了,快把手头工作做好吧,这都不是我们烦心的事,万一大老板查问起来还不至于死的太惨。”

  外面的人在人仰马翻的翻找资料,马不停蹄的奔走相告,今天大老板心情不好大家千万不要撞到枪口上啊!!!!

  江澄坐下来喝了口咖啡,昨晚一晚没睡,眼里还带着些血丝,黑眼圈也挺明显的,不着痕迹的看了下手机,一条短信和电话也没有!忍住砸手机的欲望,魏婴可真是胆子越来越肥了,一晚上都没给我打电话!以后也不要回来了,老子再看见你就放狗!!!混蛋!

  想到晚上还有宴会,碰到魏婴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耐的松松领带,打了个电话给助理:“帮我推掉下午的行程。”

  助理哪敢反驳,别说行程了你就是让他去推掉行宫他也是带几百条哈士奇上路好吗。

  江澄洗了个澡,放上音乐,慢慢让自己放松,进入梦乡。

  像这种时候肯定会做梦的啦,梦里一定会有魏无羡的啦,是的,我就是如此俗套的人。

  江澄梦到了自己和魏婴当初向家里出柜被母亲打个半死,他被护的好好的,只是魏婴进了医院,看着红着眼睛守在床边的江澄,江厌离每天来送饭还有安慰两个弟弟,顺便透露一下母亲的口风,慢慢的磨掉了虞夫人的愤怒,在江厌离温和的笑中携手再次进入家里可以一家人坐下来和和睦睦的吃饭。

  等闹钟响起时,江澄惊醒,拿起手机一看,魏婴,你还是没有给我打电话!随便你,以后别想再理我。

  等载着晏卿上路的时候江澄的脸色已经变为平静,是的,难得看到不皱着眉,不面露讥讽的江澄,晏卿不由多看了两眼。

  “你看什么?”江澄目不斜视的问。

  晏卿下意识就说:“江先生很好看。”

  趁着红灯,江澄转头看着晏卿:“像晏小姐这样的才能用好看来形容。”言下之意,我一个大男人好看什么好看。

  看到江澄没有生气的样子,晏卿也大着胆子笑道:“谁说好看只能形容女人?我觉得江先生这样的是最好看的,比蓝家的两位先生更好看。”

  江澄一挑眉:“是吗?我比蓝湛...和蓝涣还要好看?”

  晏卿看着江澄觉得有些惊讶,但是点点头:“是啊,各花入各眼,我觉得江先生你最好看。”

  江澄点点头,神情带着些愉悦的意思在里面,看的晏卿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说实话,江澄很绅士,看着手里的一盘小糕点,晏卿这样想,这个糕点小巧精致还不会碰到口红,而且,看起来也很好吃呢!

  江澄在旁边和别人谈生意,晏卿便在身边保持着微笑,时不时吃个点心,有不少人第一次看江澄带女伴,自以为是的谄媚道:“江总和晏小姐可真是男才女貌,般配啊,般配。”

  旁边的人也在附和,江澄神色不变,却偏偏听到由远及近传来的调笑声:“是吗?我们江总那么出色,让我来看看到底是哪家小姐也那么的出色。”

  明明带着笑意的声音,却让晏卿端盘子的手抖三抖,看着一旁身形僵硬的江澄,晏卿眸光一转:“你好,魏先生,能让魏先生夸我出色真是让我不好意思。”

  晏卿:我用我的命打赌,这两个肯定有一腿!

  江澄转过来,看到了魏婴身后的蓝湛,脸色一下沉下来了,原本想说的话也咽进去了,转身去往了别处。

  晏卿也放下餐盘,慢步跟了上去,心中的弹幕刷了满屏:这不会是三角恋吧,我的天,刺激刺激。

  魏婴想要解释什么,江澄明显不想和他说话,还带了个女伴,这是在做什么,他现在只想把江澄从宴会上拉走,好好的在床上和他谈谈如何建设社会主义,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能离江澄那么近。

  魏婴紧盯着江澄,别人上来搭话都被忽视了,等实在忍无可忍了向江澄走过去,江澄又不可察觉的换了个地方,就这样你追我换,把穿着高跟鞋的晏卿累个半死。

  好不容易宴会结束了,晏卿终于解放了!却偏偏被不长眼的聂怀桑搅乱了:“江澄,魏婴,蓝湛啊,难得人这么齐,我们一起去聚聚?顺便带上这位出色的小姐?”

  晏卿:黑的!这个天然呆绝壁是个腹黑!

  所以我为什么要坐在这,我为什么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这双手啊,抽什么卡都没有好的,碰到这种要命的就来劲。

  “晏小姐,你快说啊,你抽到的纸条上面是什么?”聂怀桑一脸好奇的问。

  晏卿看了眼江澄,又看了眼魏婴和蓝湛,深呼吸之后说:“让一号和五号当一个星期的契约情侣。”

  一号魏婴,二号聂怀桑,三号江澄,四号晏卿,五号蓝湛。

  晏卿:喂110吗,这里等会要发生命案,请来救命啊!

  江澄一听,噗嗤一笑,站起来走到门边穿上外套:“时间不早了,我把晏卿带出来要早点把她带回去,你们玩的开心。”

  你不是刚刚还叫我晏小姐的吗,虽然这样想,但晏卿还是站起来准备和江澄一起走。

  魏婴一把把酒杯扔到桌上,拽着江澄就出去了。

  晏卿默默的退了回来,坐回原来的位子上,聂怀桑想缓和下气氛:“我们来唱歌吧,来这里怎么能不唱歌呢?晏小姐声音这么好听,唱歌也一定很好听,想唱什么呀?”

  晏卿:我一首青藏高原能把你唱的哭着去找你哥,你信不信。

  “那我就唱一首单身情歌吧。”晏卿笑的温婉,“送给在座的各位。”抱歉蓝湛,我喜欢两小无猜胜过缘分天降。

  “你干什么,放开,我要回去了。”江澄甩开魏婴的手。

  魏婴轻笑一声,抓住他两只手往墙角挤:“放开?放开你就要去找那个女的了?”

  江澄不说话,就这样看着魏婴,过了许久:“我疼,你放开。”

  魏婴慢慢放开手,看到江澄的手腕已经被捏红了一圈,心疼的不得了,可是江澄却把手插入口袋不让他碰。

  魏婴:“江澄,你别生气,我下次不会弄疼你了。”

  江澄:这话听着有歧义。

  江澄摇摇头:“不是这个问题。”

  魏婴不顾江澄的挣扎抱住他:“我知道,我不喜欢蓝湛,真的,我这辈子都拴在你身上了,可是你也不能让我不顾和蓝氏的合作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完成那个项目吗?从小到大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拿到手,是不是?不要和我冷战了。”

  江澄回抱住魏婴,小声的说:“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魏婴一笑:“我手机昨天被你砸坏了你忘了吗,?我还以为你会回家一趟,就一直在家等你。”

  江澄听到魏婴语气里的委屈有些内疚,亲了下魏婴的嘴角:“是我错了。”

  

  占了便宜的魏婴很开心,尾巴都摇上天了:“好的!我们回家啦!”

  说完拽着江澄就往门口走,等江澄被按在床上的时候问了句:“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魏婴一把脱下外套:“你忘了洗澡,要不我们两个一起洗?”

  江澄一脚踹了过去。

  晏卿:你忘了我啊大哥!

  那一晚上江澄叫哑了嗓子,晏卿唱了一晚上单身情歌,分手快乐,分手后不要做朋友,好心分手,还威胁他们谁敢走第二天就去他们公司底下玩一哭二闹三上吊。

  魏婴抱着熟睡的江澄,等他下意识揽住自己的腰时才闭上眼睛。

  多么美妙的夜晚。
 
-----------------------------

蓝湛当了一晚上的背景板哈哈哈

够不够甜!!!!!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评论(8)

热度(123)